来源:@昭通日报综合丨春晚新闻 春城晚报记者 申时勋 通讯员 罗开礼 摄影报道丨株洲新闻网丨人民网丨盐城网警巡查执法

  “网上小额信贷平台往往水很深、套路多、陷阱多,大家通过这些平台进行借款时,千万要小心,以免上当受骗! ”5月24日,据昭通市彝良县公安局经侦大队通报:一名毕业不久的彝良籍女大学生从2016年大三时起,从60个网上小额信贷平台共借款8万元后导致债台高筑,拼命还款14万余元,至今还欠下100多万元巨债……

  几天前,家住彝良县角奎镇的赵某夫妇带着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儿小梅(化名),到彝良经侦大队报案。通过仔细询问,得知背后真相的民警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2016年,小梅在外地读大三。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高消费欲望,小梅不惜以高额利息的代价,相继从60个网上小额信贷平台进行借贷,借款金额从450元至5000元不等,一共借了8万元本金。

  借款后,小梅立即深陷网上小额信贷平台的泥潭里不能自拔,最终只得报警求助。

  据了解,小梅遭遇了网上小额信贷平台的各种套路和陷阱。例如,她在某钱包借贷平台借了450元,借款周利息就为110元,并在借款中扣周利息,她实际拿到手的只有340元,而一个月后单是利息就得还出440元,已接近本金。

  假若到期后小梅偿还不了本金及利息,该平台工作人员就会向她推荐其名下的其他借贷平台,让小梅在其他平台再次借贷,借来的钱用来偿付之前所欠的本息,让小梅从一个借款陷阱进入另一个借款陷阱。

  也正是这样,小梅所借款项,犹如滚雪团一样越滚越大,在她已还款14万余元后,却还欠下这些平台100余万元的巨额债务。

  更让小梅及家人愤怒的是,因为当时小梅在网上信贷平台借贷时,同意平台方从后台操作控制她的手机,其手机内储存的相关信息全部被平台方所掌控。

  如今,债台高筑的小梅无法按期偿还多达100多万元的巨债,平台方便对其手机内存储的所有联系电话进行拨打,不仅不分昼夜地打电话给小梅的父母催款,小梅的很多亲戚朋友也都收到平台方催款电线小时不间断地打,搞得她的亲朋好友们叫苦不迭。

  前晚,罗先生拨打晚报热线 称,女儿迷恋打麻将,多次找网贷借款,他做父亲的着实无力偿还了,想请记者劝劝她,让其生活步入正轨。

  昨天上午 9 点多,记者见到了罗先生。罗先生今年 57 岁,独生女小玉(化名)今年 25 岁。罗先生说,因为 30 多岁才生下小玉,所以从小对她特别溺爱。

  贷款的事情,要从前年说起。那时小玉大学毕业了,学的会计,但一直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我要她不急,在家住着,慢慢去面试。 罗先生说,之后有段时间,女儿迷上了打麻将,玩得也不大, 我怕她在家无聊,也就不好说她。

  直到前年年底,罗先生第一次接到网络信贷公司的电线 万元,累积利息已经有 3000 多元,逾期还款半个月了。得知消息后,罗先生大发雷霆,将小玉痛骂一顿,又怕别人找小玉麻烦,便自己将钱还了。

  那次骂了她,她就不出去了,窝在家里上网,原本以为不会出啥事了,可后来又陆陆续续接到还款电话。 罗先生说,去年上半年,他帮小玉还了 8 万元,其中利息就很惊人。

  罗先生不知道,小玉足不出户,为啥欠下这么多钱,数次询问小玉,原本开朗的女儿,也是默不作声。看着女儿无所谓的表情,罗先生愁云满面。

  前两天,罗先生再次接到信贷公司的电话,这次让他傻眼了,对方居然称女儿网贷了 11 万多元。这怎么还得起啊!

  罗先生说,他找小玉确认了,这笔钱的确是借了,逾期 1 个多月了,本金加利息确实有 11 万多元。对方称再不还钱,就要来家里封钥匙孔、泼油漆,去罗先生单位闹事。即将内退的罗先生,面对这事特别懊恼。

  记者找小玉了解情况,她看着比较内向,不太愿意搭话,拿着手机打网络麻将。玩了许久,她才慢慢打开话匣。

  就是无聊,我也没干别的,就在网上打打麻将。玩玩桥牌,但总是输多赢少,我想翻本。 小玉说,最开始小赢了一些钱,她就想着赢点钱,出去旅游散心。没想到陷进去了,不好意思找父亲开口要钱,便找了网贷公司,想赢钱了再还,却一直输钱,只能越借越多,到最后无法负担了。

  小玉告诉记者,她以前在武汉读的大学,有当地的实习单位要她,可父亲总说她是独生女,一定要回来。可回来后,她找工作面试了多次,大多被拒之门外,要不就是薪资待遇太差,她不愿意去。

  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工作?母亲还催我去相亲,现在这样子怎么结婚? 小玉说,现在父亲帮她还的钱,就当是她借的,以后肯定会还。

  对于女儿的说辞,罗先生表示,女儿没找到工作,他也有一定的原因。但他希望,女儿不要再借钱了,家里真的负担不起了。

  株洲市二级心理咨询师丁光木认为,小玉之所以沉迷赌博,是因为精神生活太空虚,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娱乐活动,只能靠赌博打发时间,结果越陷越深。

  他建议,罗先生可以心平气和地跟女儿聊聊,陪她去面试,帮助女儿找工作,让她自食其力,也不一定非要做会计,只要小玉喜欢就行。小玉自己也可以去发掘别的爱好,比如旅游、跳舞等,多参加社会活动,拓展自己的朋友圈。(株洲新闻网)

  在经历无数次心理斗争之后,张欢(化名)终于鼓起了勇气,走进西昌市公安局报案,希望尽早结束担惊受怕的日子。23岁的张欢,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但她却背负了10多万元欠债。今年春节,她陷入一种新型的“套路贷”陷阱,从一笔到手2300元的贷款开始,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她就被逼还10万元。事实上,张欢的遭遇并非个案。最近,西昌市公安局已接到多起“套路贷”警情,包括张欢在内的多名受害者报案。对此,西昌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目前已介入调查。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一种新型的“套路贷”开始在高校中蔓延,一些不法公司或个人以小额借贷为名,层层布局债务陷阱,诱骗或强迫他人陷入借贷圈套,借款人的债务在短时间内暴增数十倍,继而以暴力催收等手段实施诈骗和勒索。警方提醒,“套路贷”要比“校园贷”“高利贷”危害更大,属于新型诈骗行为。若是遇上了“套路贷”,请尽快报警,避免人身财产受到重大损失。

  4月11日,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张欢,她看起来有些憔悴。她说,最近一段时间,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吃不好睡不好,无法正常学习和生活,就连晚上睡觉时都会梦见有人在催债。”

  张欢来自四川某县农村,家庭并不富裕。2014年,她考上了某高校,大二的一个假期计划外出旅游,于是,第一次网贷了2000元。

  此后,张欢开始在各种网贷平台借钱,用于日常花销。随着网贷次数增多,张欢根本无力偿还,只好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还贷,不得不通过更多的网贷平台借更多的钱,填补先前借的本金以及高额利息,“很多时候就只能用下一个平台借的钱,还上一个平台到期的钱,逐渐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张欢说,她在数十个网贷平台的APP上借钱,累积了几万元的债务,目前家人帮她还了部分。“能借钱的平台都借了,后来有的平台审核监管更严了,也借不到了。”

  转折发生在今年春节。有陌生人加了张欢的微信,问她需不需要贷款,她向对方提供了自己的家庭住址、身份证照片、电话号码以及父母、同学等通讯录后,拿到了一笔2300元的贷款,继续弥补此前的网贷“漏洞”。令张欢没有想到的是,仅仅短短两个月时间,这笔2300元的“小贷”,竟然滚成了10万元的“巨债”。随着贷款不断逾期,她被催债,对方甚至称要到法院起诉她。家人和同学知晓后,都觉得她可能被骗了。

  4月9日,在家人和同学的劝说下,张欢来到西昌市公安局,当刑侦大队的民警听了她的讲述后,民警判断她“欠”的10万元,是遭遇了“套路贷”。

  张欢回忆,当时因实在无力偿还,各种催款电话、短信接踵而至,她每天都会接到上百个威胁、恐吓的催债电话或短信轰炸,称她是老赖,甚至包含一些侮辱性语言。“电话反反复复地打,一直发短信验证码,手机一刻没有消停过,各种方式逼着你还钱。”对方称,他们是催款公司人员,如果不及时还清贷款,就会将欠款的事告知亲戚朋友,让她“身败名裂”。

  校园贷,裸条贷,培训贷,美容贷,佳丽贷……据民警介绍,网上小额信贷平台套路多,被称为“套路贷”,常见手法如下:

  第二步是制造银行流水。借贷人需要到银行把钱取出来让对方拍照,拍照后再把钱收走。

  第三步是延误你还债时间让你还不成钱。等违约后,对方才会现身,此时你原本还得起的钱,已经还不起了。

  第四步是平账。对方替你“着想”,替你平账——越平账,你欠款的数额就越大。10万平成30万,30万平成100多万,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儿。

  第五步是收网。或去法院告你,或是贴身紧逼,或是暴力恐吓。到了这步,对方合理合法手续齐全,借款人除了飙泪跳楼,根本没第二条路可走。

  根据案例分析,民警认为,下面这几种人最容易被心怀鬼胎的网上小额平台盯上或下套。

  单纯型。这类孩子如一张白纸,人家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唯独不信父母师长的苦口婆心。

  轻侮父母型。这类孩子认为父母只会碍事,总想露一手给爹妈瞧瞧,等发现情形不对,无法弥补套路贷的大窟窿时,又回家抱着父母大腿哭。

  杠精型。这类孩子最讨厌父母说教,总觉得成年人小题大作:不过是借上万儿把块钱,怎么可能还不上?这一借,就死定了。

  在此,提醒大家,不要轻信网贷,各位在校大学生自己要提升责任意识、信用意识和理性消费意识,自觉抵制各种非理性消费的诱惑,加强金融知识与法律知识的学习,避免因借贷问题遭人诈骗。若确实遭遇了“套路贷”,应该告知家长、老师等,并及时报警,保存好相关证据提供给公安机关,减少自身财产损失。如遇有上门索“债”者,请立即报警。

  主办:中共昭通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 承办:昭通日报社;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Copyright ©昭通全媒网络开发有限公司

评论关闭
青岛曼心理:你想成为专业的心理沙盘游戏咨询师吗?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