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市外国语学校部分通过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考试的老师在学校操场摆出心形图案合影留念。

  一个学校有24名心理咨询师,相当于每5个教师中就有1个!近日,2014年度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全国统一鉴定考试成绩公布,株洲市外国语学校17人报考,13人通过。加上之前已经通过考试的11人,目前该校共有24位心理咨询师持证上岗,成为株洲市持心理咨询师证人数最多的学校。

  “以前在课堂上遇到学生起哄、扰乱秩序,我会觉得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甚至有点生气。”株洲市外国语学校的语文老师刘琤说,那时候自己会当场批评“捣蛋”学生稳定课堂秩序,课后再找“捣蛋”学生谈话了解情况。

  去年年初,刘琤报名参加了心理咨询师培训,“就是为了在教学中更好地了解学生的行为习惯。”通过学习心理知识,刘琤知道,老师眼中“捣蛋”学生只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其实他的内心缺乏关爱。“现在遇到同样的情况,我不会再去批评学生,而是先安抚他。”

  去年,株洲市外国语学校的校长刘小波也和老师们一起参加了培训,并顺利通过考试。刘小波说,自己也是一名任课老师,学习一定的心理知识对教学很有帮助。此外,学校鼓励老师报考,只要取得心理咨询师证的老师,每月在学校心理咨询室持证上岗,即可获得每月200元的上岗津贴。

  刘小波说,学生可以通过老师或者政教处预约心理辅导师。心理辅导不单单是一对一的,还有心理讲座,以及大型团体心理辅导活动,比如班级之间的拔河比赛,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也让学生在这个过程中放松心情、舒缓压力。

  从教十年的老师尹珍萍坦言,社会在进步,教育也在改革,对于教育工作者提出了更高要求,“如果不努力去完善自我,恐怕难以适应时代的发展。”

  “这几年报考心理咨询师的人呈上升趋势。”株洲市心理学会秘书长丁光木介绍,去年株洲共有117人报考心理咨询师,其中50多人为教师。

  丁光木说,近年来报考心理咨询师的教师,特别是青年教师越来越多。有的老师在跟他聊天时透露出为何报考的心声——教学效果不乐观。究其原因,还是心理教育做得不够好,“育人先育心,掌握学生的心理特点,可以更加科学地走进他们的内心,从而开展教育教学。”

  本报株洲讯(记者王雅娜通讯员刘昱兰)市外国语学校数学老师何小燕在念大学时就报考了心理咨询师,至今已帮助不少学生解决了心理上的困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一名班上同学和老师都不喜欢的“坏”学生小龙(化名)主动找到了她。原来小龙在班上和老师吵过架,还欺负同学,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何小燕给小龙做了三次心理辅导。

  第一次是听他倾诉,并在事后和家长取得联系,得知小龙从小个性顽皮,谁也管不住。第二次辅导,何小燕拿出一本书,让小龙跟着自己读。“之所以让他朗诵书中的章节,是因为他个性浮躁,需要先学会把心静下来。”何小燕说。第三次培训时,小龙开始主动和自己分享读书的感受。在写给何小燕的纸条中,小龙写道:每当我坐不住、想吵闹的时候,我就会在心理暗示自己,不能影响别人。

  本报株洲讯(记者王雅娜通讯员刘昱兰)数学老师谢硅在读研时就对心理学感兴趣,在此次取得心理咨询师证之前,已经将心理教育融入到教学中。“数学是一门从小基础没打好就容易自卑的学科。”在她看来,每一个老师的必修课是先了解哪些学生对自己这门课感到自卑。

  “我仔细观察过,数学成绩不好的学生在看到我的时候会表现得情绪低落、眼神躲闪、低垂着头。”谢硅说,这些肢体语言都透露出学生的不自信。在这个时候,老师要把自己当成导演,将学生带入到某种预设的情境中去,用自己的快乐感染学生。

  在谢硅眼中,每一个学生就是一个世界。东东(化名)是班上数学成绩排最后一位的。去年11月,谢硅找东东聊天,问他觉得自己最擅长和最不擅长的是什么?东东不假思索地说是英语和数学。谢硅告诉他,以后可以每天记录下为自己最擅长和最不擅长的事做过哪些努力。前天晚自习,当谢硅再找东东聊天时,他还带来了记录下自己每一次努力的厚厚的笔记本。“当时整个心都暖了,觉得老师对学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就是最大的成就。”如今,以前班上一些数学底子不好的学生都变得“顶呱呱”了。

  自2012年3月,株洲市文明办、株洲市教育局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若干意见》,重点构建领导机制、工作机制和投入机制。2012年投入100万元,在株洲市范围内创建100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室、100个心育基地校。此外,市级财政每年设立5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每年培养100名国家三级以上心理咨询师。

  目前,株洲市心理健康教育专业教师队伍已经形成心育研究团队、心育讲师团队和专业心理辅导团队。(记者 王雅娜)

评论关闭
26岁女子因抑郁从5楼跳下 被电缆和摩托救了一命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