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歌王》第二季总决赛的现场,他登上舞台时,一如既往的羞涩腼腆,但多了几分成熟;有人说他还是与节目格格不入,观众却在他脸上看到了几分温润。他,就是朴树。

  在这浮躁的娱乐圈,朴树似乎更像是“异类”。性格内敛不善言辞,喜欢用“言简意赅”的方式答记者问,面对镜头时紧张又羞涩。

  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始于歌声,陷于才华,忠于人品,久于性格。于是,很多人用“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来形容他

  他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愿按套路出牌,节目中的拉票环节,因一句“缺钱了”蜚声娱乐圈。

  从《生如夏花》到《猎户星座》,时隔十四年,很多人好奇这么久的时间他去了哪里,这期间,因主题曲《平凡之路》很多人在电影结束后仍不愿离开。

  1996年,“濮树”成了“朴树”,他不喜欢参加访谈节目,不肯说重复的话,他说他觉得那样的自己智力在透支。1997年,一首《失传已久的大海》横空出世。1999年,朴树发表了第一张专辑,2000年央视春晚导演组找到朴树,指定《白桦林》。可他不愿去,甚至在彩排时直接溜掉,那年,朴树以邋里邋遢、表情漫不经心的形象登上春晚舞台。

  3年后,朴树在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的专辑文案上写着:“我现在长大了,我希望你们也是。”这之后,他再次消失在了公众的视线中。这一别,就是十年。

  朴树说,努力赚钱的那段时间里,掺杂了日益增多的沮丧,似乎一切都背离了他的初心,和音乐再也没有关系了,这一切让他感到恐惧。不做音乐的那段时间,朴树大病一场,他说:“那段时间,我发现我所认识的一切都不对,我不能相信这个世界,大到人生观世界观,小到如何喝水,一切都不对了。”“但是那段时间,我开始越来越清晰我要如何生活,并且享受自己的状态。”

  如今,那个跨过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的少年,已经长大。那个曾经易碎的、骄傲的孩子,微微屈服。在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收紧自己的心。他说,“生命就这样的丢失,在那条苍茫的林荫来路上。”

  2013年北京演唱会前的几天,朴树的妻子收到一条短信,问她要银行账号。“我们也不知道票多少钱,就想先打五千块钱过去,买两张应该够了吧?”76岁的北京大学退休教授濮祖荫怕儿子朴树生气,不敢直接问他票价。他说:“他十年没出专辑了,我们担心世界忘了他,我们去增加两个观众。”

  感情上,朴树遇到了知他懂他的人,结婚那年,妻子吴晓敏发布了博文《致我最爱的朴儿》。她用10年时间,打磨掉朴树身上的仙气,减淡那些文艺的忧伤

  那年冬天,吴晓敏为朴树编织了一顶白色的帽子,他戴着那顶帽子出席各种活动,戴了一整个冬季。

  那个曾经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的少年,还带着慵懒漫不经心的味道,却早已成了大叔,只是多了浪迹四方的记忆,从前那些花儿,平凡过后,飘散如烟,一切一如昨昔。

  人随风飘荡,天各自一方,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此生多寒凉,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朴树《清白之年》

评论关闭
沈阳军区总医院心理咨询科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