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心理咨询师,一般人最先想到的便是“催眠”,尤其是看了《催眠大师》后。昨天,湖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株洲分会成立,下面带领大家一起走近神秘的“催眠大师”们。

  催眠如何实现?一次电视节目现场,株洲市中医伤科医院的心理咨询师毕亚炜给一名大四男生做了催眠。男生表示,自己快毕业了,家境不是很好,很纠结是该工作还是考研。

  毕亚炜让男生闭上眼睛,把手放到膝盖上,告诉他左手代表工作,右手代表考研。然后她用柔和的语调与男生交流,带他进入潜意识,“你内心更想选择什么,就将手慢慢靠近你的心。”

  “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注意被催眠者是不是已经进入催眠。”如果被催眠者眼皮不动,呼吸变得缓慢,喉结也不动了,基本可以判定进入催眠状态。二十几分钟后,男生进入了催眠状态,将右手慢慢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毕亚炜称,催眠分为浅催眠和深度催眠。“浅催眠一般只需要一二十分钟,这需要建立在催眠师与被催眠者的互相信任,互相配合的基础上。”“深度催眠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但达到的效果会更好。”她表示,如果催眠功底深厚的话,让被催眠者一醒来就去打开门,或者扇自己一个耳光都不是难事。“也可以通过打电话将人带入催眠状态,但难度较高,株洲暂时还很难达到。”

  一40多岁的男子因车祸脊椎骨断了,下半身没了知觉。送到医院后,一直大发脾气喊着“我不要治了,我不活算了”。接受不了现状,该男子好几天都没有睡觉。

  毕亚炜第一步的做法是接纳和包容男子的情绪,陪伴和听他倾诉。首先寻找温暖的话题,如男子的母亲,毕亚炜让男子慢慢平静下来后,便适当诱导男子“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第二步,毕亚炜给男子做了一个“浅催眠”。“闭上眼,全身放松,慢慢感觉到有一股金色的阳光笼罩在你的头顶,感受到阳光照射在你的眉毛、嘴唇上、肩膀上,放松你的肩膀……”通过柔和的话语引导,男子的神经没有那么紧张了,呼吸也越来越慢,以前一直打嗝的情况也得到缓解。一二十分钟后,男子说了一句“我想睡觉了”,便平静地进入睡眠。

  “不对,接受我们咨询的人不叫病人,叫来访者。”一听到有人称心理咨询的对象为“病人”,株洲市政协委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王辉平立刻纠正。“我们只是对有一般心理问题的来访者进行疏导,或者对有一些心里困惑的人进行解惑等,所以,我们不是医生。”

  毕亚炜表示,“任何人都是有自愈能力的,我们并不是给几点建议要受访者照着去做,因为其实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很难做到,心理咨询师更多的是激发他们生命的动力,发现自己想要什么。”

  2008年,马丽华是湖南省第一位到达汶川地震灾区的心理咨询师。她当时被安排在都江堰一个幸福家园的灾民安置点,每天工作就是到每个房间都走一遍,评估灾民的心理状况,预防自杀。

  “心理咨询师也是人。”马丽华说,人长期接受负面情绪,没有舒缓的渠道,也会出现心理问题。汶川待了40多天,她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很坚强,“这是职业需要”。

  2009年汶川地震纪念日,她再次来到都江堰复诊,在定格于2点28分的破钟旁边,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压抑了1年多的情绪,终于得到舒缓。

  除了运用专业知识进行疏导,马丽华说,心理咨询师的负面情绪也可以通过团队帮助来释放。“团队是一个能量场,可以相互传递积极健康的心态。”

  昨天上午,湖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株洲分会在株洲市规划展览馆宣告成立,株洲五县(市)五区各行各业的心理咨询师和与之相关的人参加了大会,并选举了分会第一届理事会,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马丽华当选第一届会长。

  2002年9月,我国开始试点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认证体系,越来越多的人员通过考试加入到心理咨询师的行列。在株洲,第一次参加心理咨询师考

  试的只有马丽华、王华、曹伟勇等4人。“如今,株洲考过国家心理咨询师证的人数应该超过1000人。”马丽华说。

  对于以后的工作重点,马丽华表示,在已有的株洲市红十字会心理援助志愿队、“关爱生命大学堂”、社区居民心理健康教育等基础上,协会将继续大力宣传普及身心健康知识,借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政策,更好地服务于老年人群和未成年人等特殊人群,更多地化解社会矛盾等。(长株潭报 实习记者李圣鹏株洲报道)

评论关闭
株洲天元检察院开展以未检工作为主题的检察开放日活动

赞助商